2021春節おめでとう

Standard

2021年4月补记:
清明节去看了老板,他应该不太懂中国清明节吧,叫我那天去看他对他来讲多不吉利啊… 微信朋友圈里还有人提议叫我带上鲜花。
当时又是个一轮疫情波峰,坐在电车上说实话有点担心。
把我叫过去无非就是做个工作总结。拜托… 开个视频讲一下不就行了吗,疫情之下挤地铁多危险。

结果去到公司才知道老板要憋大招。听下来他心中主要的结还是看我每天准时签退。

原来老板一直以为我的工作合同上有写明每月要加班20小时(日本这样写是合法的,叫“みなし残業”)。
当天面谈时他先责怪我说为何别的同事一周做完的工作量你这前说要两周,结果我问他“同事是否每天晚上都在加班?我要想一周内做完是不是也得加班?是想要我无偿加班?”。

他好像有准备,一把把桌上开着的电脑转过来给我看,正开着关于“みなし残業”合法的说明页面。说真的,那一刻我觉得有一点恶心。
不过呢…他万万没想到… 我直接回答说“我的合同上没有这一条,你可以仔细看一下”。他楞了十秒有的,这表情真的有意思…
他最惦记的条款,他自己居然忘记写了,侬讲伊糊涂哇粗心哇… 一个连合同都会记错的老板,哎。谈话结果可想而知。

亏得我本来还想过去提加薪的,日语怎么讲都准备好了,想和他说不加的话我就开始准备面试跳槽了。
要是招聘时就和我点明每月那么点工资是包含20小时加班的话,才不去呢。

说实话,如果工作上有新技术点,或是我觉得这次的涉及的技术我还不够掌握,一般下班后和双休日我会花自己的时间去主动学习准备。
实际上我在那工作的两年里,也至少有十几二十次加班到晚上9点,也没想过要加班费(可能他以为我是在“みなし残業”吧)。

哎,算是又遇到个“有想法的老板”吧。
回想之前在国内工作的十几年里也就遇到过一次这样的情况。
当时我还是小年轻,去了家小创业公司,那还是个感觉加班拼一下挺兴奋的年纪。
结果当项目忙完后老板脸就变了,说是要扣我之前每周一次晚上上课早退半小时的钱(项目忙时加班我可没算加班费)。
可笑当时老板最喜欢突显自己的文化和道德水平,喜欢把“将心比心”挂在嘴边。所以之后我也就将心比心,准点下班,休息天无视电话,同时开始准备面试。

5月:
离职在家,准备休息到明年再找工作。
买了只小鸟,真贵,一共加笼子花了5万日元,国内200人民币就能搞定了。

8月:
老婆发现自己怀孕了。医生确定怀孕的当天,几乎是刚从医院出来的同时工作来敲门(之后证明是个非常不错的工作,非常感谢周哥介绍)
回到家看到外面箱子上爬着一只壁虎,吉兆!八月双喜。

9月:
怕有小孩后没时间照顾小鸟,找一家熟人送了。

2021年底补记:
今年过得也挺开心。
因为疫情,今后都长期在家工作也有可能成为现实。
不用等十年,永住权提前到手。
离开了日本小公司,进入到相当于日本支付宝的公司,收入也算达到了这个年龄段本地人干IT的平均水平。
养了两只小鸟,刚养老婆就怀孕,小鸟送给了好人家。
要说不足的点也有,就是自己对语言的确是没什么天赋,来日本四年多了,日语口语还是不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